首页寻找“经远”舰:英雄战舰沉没后的124年

寻找“经远”舰:英雄战舰沉没后的124年

寻找“经远”舰:英雄战舰沉没后的124年

原标题:寻找“经远”舰:英雄战舰沉没后的124年

辽宁省大连市庄河黑岛老人石南边,水下约10米深,沉了一艘大船。考古队没来以前,这里是鱼蟹之家、盗捞者的天堂。

老渔民吕永文如今上了年岁,回想40多年前,他和同伴去大船那里钓鲈鱼、黑鱼。最好的时节是农历四月到九月,一人单钩,不出一小时,能钓二三百斤。小的七八斤,大的十七八斤。

到农历十月,螃蟹就躲在大船边的泥里准备猫冬了,只伸出两根小须或夹子。

这可躲不过“海碰子”姜世卫的眼睛,他从22岁开始到大船抓蟹,今年51岁,每年两次。冬天螃蟹卧在泥里,春天自己往外冒。多的时候,半个小时能抓一二百斤。

这些年鱼蟹产量少了,原因之一是有人来砸船,破坏了鱼蟹之家。再去摸螃蟹时,姜世卫看到大船已经快被“砸没有了”。

他记得之前大船露出淤泥两三米高,有一根高六七米的桅杆,还有“锃亮锃亮”、像国旗杆顶的大钢球。那些红铜、黄铜、各种各样的铜管,现在也都没了,只剩很厚的船梆。

这艘大船身份模糊地沉没了124年,直到2018年7月,考古队来了。

“我们是林大人部下”

当地渔村有人一直相信:大船就是“经远”舰。他虽然不清楚船的历史,但知晓自家家史。

黑岛小学教师张乐财听爷爷和大伯说过,张家祖籍山东即墨,搬来黑岛至今130年。甲午战争大东沟海战发生在124年前的1894年9月17日。

那天,张乐财爷爷的爷爷(高祖父)和爷爷的奶奶(高祖母)正在地里抠地瓜,看到海里冒烟,以为起火了,不知是打仗。

后来炮弹炸到山上来,他们意识到不好,赶紧跑回家。回家不敢做饭,蹲在炕边藏着。直到晚上九点半,家门口来了一伙人,他们以为是胡子,来抢东西。

家里糊的纸窗,不透明,那伙人来了拍窗、哈气,问家里有没有人。张乐财的高祖父母听不懂他们的口音,不敢吱声。

夜里十一点半,外面安静了。张乐财的高祖父趴到窗户上,捅破纸向外看,看到一群人生起一堆火。

那些人身上没穿什么衣服,用山上的藤子裹着,在火堆旁烤火。有的在一旁捡起不知什么东西在火上烤、往嘴里塞,有的冷得直打颤。

凌晨两点半,动静越来越小。张乐财的高祖母问老伴儿外面有几个人,高祖父仔细瞅了下,13个,个头不高。再后来高祖母也到窗户上看,看见11个。

天亮后,一个人都没了。火还没灭,地上有地瓜皮。

张乐财的高祖父母听说,前一晚那些人也敲了李家的窗户。李家有个识字人,语言不通,那些人写了一个牌:“我们是林大人部下”。

这位“林大人”,张乐财一度以为是林则徐,后来才知道是林永升。

《北洋海军舰船志》中记载“经远”舰管带(舰长)林永升,字钟卿,福建福州人。船政学堂科班出身,曾作为首批海军留学生赴英国深造,留学期间得到的评语是“勤敏颖悟,历练甚精”、“堪任管驾官之任”。

张乐财的高祖父听说,那些散兵一部分是水性好游上岸的,一部分是趴在别人的小船上荡过来的。他们称赞林大人了不起,当时大副和二副问他要不要抢滩登陆来保命,林永升说,“我们保命百姓就要遭殃,敌人的火力会集中到岸上。”

林永升中弹阵亡,大副接替继续指挥,他和底下官兵说,你们能逃的就逃走,实在走不了的,就与船共存亡。

船沉了。第二天还能看见海上冒烟。

张乐财记得爷爷嘱咐他记住:有一群人为黑岛做过贡献,沉在他们家门口的这艘叫“经远”舰,还有一艘叫“致远”舰,船上的邓大人也是个英雄。

124年过去,村民爷爷的爷爷、爷爷的父亲、爷爷、父亲多已过世,民间故事难加考证,但黑岛当地确从很早前,就纪念林永升。

1994年9月17日,甲午海战100周年,黑岛镇黑岛村民委员会在南大山山顶,立了一尊林永升的雕像。雕像矗立山头,面朝大海,正前方是老人石海域——“经远”舰的沉没地。

村民介绍,此前还有一座“永升祠”,后被拆毁,建为养老院。

一百多年间,“经远”舰与渔民、鱼蟹为伴。姜世卫去抓螃蟹时,在大船附近捡过铜、大洋钱、子弹壳。同村的小伙子捡过大烟袋,还有人捡过鱼雷,村民们赶紧让扔回海里,因为此前捞上来的炮弹爆炸过。

姜世卫听说原来有大连旅顺过来的“海碰子”,到海里捡铜,打项链、手镯都不掉色,像金的一样。

大船引来了盗捞队。

姜世卫的印象里,至少来过三批人。他刚开始以为是国家来打捞,不敢多问,直到大概十年前,一批打捞的人打听到他,知道他是“海碰子”,找他帮忙去海里捞大锤。

那些盗捞的人是南方口音,他们吊起一个20多吨的大铁锤往下砸,再用大铁抓往上捞铜铁。砸了一段日子,大铁锤掉进了海里。

姜世卫下到海里,到处都是砸烂的木头、铁板。他觉得危险,在海里待了20多分钟,回来告诉那些人找不到大锤。

这伙人被当地村民举报了。

“到了这个环境,大家都是背靠背的兄弟。”

2018年,考古队发现了大铁锤,埋在船附近的淤泥里。他们在舰体上发现了盗捞与强拆留下的痕迹:一些钢板被打砸弯曲,边沿被强力撕裂。

姜世卫看到的仅存的“船梆”,是“经远”舰的铁甲堡,出露于海床上,从前向后倾斜,前部高1.8米,后部逐渐沉入泥中,全长约42米。

考古队推测“经远”舰底舱(动力机舱)已经不存在了,大部分生活舱室及甲板上的武器装备因舰体翻扣得以保存。舰体由艏至艉倾斜2至3度左右,总体残长约80米,宽12米,最大埋深距海床泥下6.4米,舰艏朝向为北偏东17度。

2014年,周春水就推测这艘沉船为“经远”舰。

今年45岁的周春水任职于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2004年,他参加全国水下考古培训,此后参与主持多个国家水下考古项目,包括另一艘甲午沉舰“致远”舰的调查。

2014年进行“致远”舰水下考古调查时,周春水依据资料线索与磁力仪物探数据,在庄河黑岛老人石南边海域发现铁质沉船残骸,推测为“经远”舰。

那时没有确切的证据,此前“经远”舰的沉没地点存在争议,争议地包括大鹿岛、庄河、海洋岛等。

“致远”舰调查结束后,作为同一个系列,“经远”舰水下考古调查的任务又交到了周春水手里。

这个和甲午沉舰有着不解之缘的四川男人,说自己并非一个有情怀的人,入行考古是因为填错了志愿,干了这么多年,说不上喜欢不喜欢,动力就是“想办法把它搞清楚”。

经国家文物局批准,2018年7月至9月,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大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组队,对老人石南边海域沉船展开调查。

参与调查的水下考古队员,很多是周春水的熟人。19名队员来自海南、广东、福建、江苏、山东、湖北、天津等省市,加上物探与协助人员,团队一共26人。此外,考古队还委托第三方提供专业潜水抽沙和水下三维声呐扫测等服务。

队员们习惯喊周春水“水哥”。

从天津市文物管理中心抽调到考古队的张瑞,挺敬佩水哥。他觉得水哥言语不多,做事情很实在、严谨。

“致远”舰调查时,张瑞就接到周春水的邀请,当时手头有其他工作脱不了身。2016年,他把其他工作都停掉,跟着水哥做“致远”舰,觉得这么大的英雄舰,一定要去看一看。

张瑞1979年出生,他说他们那一代人从小看打仗片儿。很多人看过《甲午风云》《北洋水师》,在工作中能遇到这些,是种很奇特的感觉。

魏超来自青岛市考古所,“经远”舰的德文图纸,是他翻译的。

他告诉澎湃新闻,我们国家从80年代水下考古成立到现在30多年,实际具备水下考古资质的,只有140人左右。除了退休、晋升的,现在能下水的大概有40到60人。

从1989年开始,中国历史博物馆、国家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先后分别承办了八期全国水下考古专业人员培训班,每期20人左右。

考古队另一成员陈启流,是厦门大学的在读研究生。他本科学考古,毕业后在文物局工作。2015年参加水下培训,发现这个圈子里的人学历都很高,就和班上另一个朋友一起考研了。

来自大连考古所的于海明,此前做新石器时代到青铜时代的田野考古。他2017年参加第八期水下培训,一共21名学员,包括6名外籍学员,中英文双语授课。

这些学员毕业后,到不同工地工作。他们叫各个水下考古现场为——工地。

这次的工地,调查从2018年7月13日开始,9月26日结束,历时近两个半月。他们在海上吃大锅菜,住几人一间的集装箱宿舍,衣着和工地工人也没太大区别。

潜水遵循潜伴制度,两人一组下水,危急情况对潜伴性命相托。张瑞喜欢工地,“到了这个环境,大家都是背靠背的兄弟。”

“感觉像时空穿梭了一样”

考古调查工作之初,要搜寻、定位、评估沉舰的状况。

从武汉抽调过来的朱世乾,主要负责物探工作,7月8号就来到工地。考古队租了一艘木制小渔船,朱世乾的任务就是坐着小渔船对目标海域进行扫测,运用多波束海测、三维成像、差分定位等,花了一周左右,确认“经远”舰的准确位置,找到可以标识其身份的环形防护装甲带——“铁甲堡”,并获得沉船的三维成像模型。

除此之外,队员们要下水摸探。

“摸探”,因为水下能见度很低,长时间不足半米。只能用手感受船的形态:残缺或完整,铁制或木制,高低和直弯。

考古队根据舰体姿态和倾斜度,初步推断舰体为倒扣状态。

为进一步确认,考古队对舰体外壁进行抽沙。起初,抽沙区设在舰体右侧,向下抽到排水口,发现口朝上,据此敲定舰体为倒扣。

根据史料记载,舰体左舷受到攻击、破损严重,舰名未必留存。作业时间紧张,为了确保高效找到舰名,周春水决定把抽沙区从右侧换到左侧,在舰体右舷找铭牌。

在张瑞看来,这是一个需要勇气的决定。此前右侧抽沙区已经抽下去三四米,四五十个人不算避风日,已经工作了好多天。

越是着急,越来台风。2018年夏天,大连罕见遭遇了几次台风,整个八月份有二十几天干不了活,急得领队周春水“上蹿下跳的”。

张瑞记得水哥拍板儿改抽左侧的第一天,他们就抽上来一个小木牌,上面有“经远”二字,“那个牌儿出现的时候,水哥就笑了。”

“做多了就有经验,这些决定很显然都是正确的。”周春水如今回想起来自信满满,却也坦承做决定前担忧了几天。

那天他松了口气,但证据还不足。验明沉舰身份,最有说服力的还是舰牌名。

魏超向记者介绍了寻找舰名的过程。考古队把找来的“经远”舰平面图和舰体实物对应比照,算出“经远”二字对应在舰体的具体位置,定位抽沙,终于在9月15日发现了深埋于海床下的“经远”舰名。

“经远”铭牌为木质,外表髹金,楷书,字体大小52至57厘米,按字体中心算,位于泥巴下5.5米深,两字间距1.2米,每个字用一块整木板使用“减肉”雕成,木板边沿随行,从字体间缝中用铆钉固定于外壳舷墙上。

考古队员们很兴奋,很期待下去看看铭牌。魏超回忆当时:“都想好了下去以后要怎么样怎样,结果一去后之前想的那些事情都忘了,真的是忘了。”

魏超一个人下去,舰体埋在淤泥里,他必须头朝下钻进抽沙抽出来的洞。下面很黑,他先摸到了繁体字“远”的走之旁,继续往下摸,摸到了完整的“远”字。

他把手套摘掉了摸,“就感觉能让我摸一分钟我就想摸两分钟,摸一个小时都不带烦的。”他用强光手电往下照,周边很黑都是泥,只有两个金灿灿的字镶嵌在舰体上,像时空穿梭了一样。

张瑞下水看到“经远”两个金字,斑斑驳驳,字体非常浑厚,显得很庄重,很结实。“那种壮观,那种激动,我在那儿待了好半天平静自己。”

他去摸字时,“感觉历史照片里的那条经远舰,仿佛就在我眼前驶出来了。”

“死而后已,当可瞑目海底。”

“经远”舰是德国历史上设计建造的第一型装甲巡洋舰,由伏尔铿(Vulkan)造船厂建造,1887年底作为“致远”舰的僚舰,入编北洋水师。

舰长82.4米(水位线)、宽约12米,航速15.5节,主要武器包括克虏伯210毫米口径火炮2门,150毫米口径火炮2门,鱼雷发射管4具。

1894年9月17日中午,在大东沟口外警戒的北洋舰队主力,突遇日本联合舰队主力。

12时50分,甲午黄海大战正式开战。

交战中,没有装甲防护的“致远”舰遭受重创,在向日本主力舰“吉野”冲撞途中沉没。

“经远”舰在“致远”舰沉没后不久,一度向“吉野”发起冲击。

“经远”在炮火中遭到重创,日本第一游击队4艘装备大量速射炮的新式巡洋舰,对“经远”展开围攻,“电光四迸,火焰冲天”。

此次考古中的诸多发现,或可印证上述史料:发现艉部右舷的天幕杆,原安装于艉部甲板上挑高以挂遮阳蓬。发现时木头上全是火烧痕,几乎炭化,印证海战中被击中起火之说。

“经远”舰最终因中弹过多,左舷的水线带装甲被打裂脱落,舰体进水不止。管带、大副、二副先后阵亡。

17时29分,舰体翻沉,全舰200多名官兵,大都没有生还。着名将领邓世昌、林永升分别出任“致远”舰和“经远”舰的管带,先后殉舰。

《北洋海军舰船志》对这场海战有记载,书中提到:为背水一战,开战前,“经远”管带林永升下令撤除舢板和连接上下舱的木梯。

其间,“经远”舰炮攻的同时,大批中国水兵和海军陆战队手持毛瑟枪和佩刀在甲板集结,准备跳帮俘虏已被重创的日本军舰“比睿”。“比睿”舰上的机关炮开火压制,“经远”最终未能靠成。

“经远”勇战沉没,日本海军表示敬意:“敌军终未升起降旗,一直奋战,死而后已,当可瞑目海底”。

毛瑟步枪子弹在艏部区域被较多发现,或印证在海战之初,“经远”舰士兵确有持枪欲登“比睿舰”之举。

《北洋海军官兵回忆辑录》中对当时北洋水师的官兵有所记载。

“来远”舰水手陈学海(1877—1962)回忆,北洋水师水手分三等:一等水手,月银十两(每两合一千四百钱);正水手头每月十四两;一等炮手,十八两。洋炮手特别受优待,每月二三百两。彼时好小麦四百多钱一升(每升合二十五市斤),猪肉老称一百二十钱一斤(合市标一斤二两)。到战时物价几乎贵了一倍,猪头涨到二百钱一斤。

“来远”舰炮手谷玉霖(1873年—1949年)回忆,北洋水师初建的时候,曾聘请英国人琅威理任总教习,挂副将衔。

此次考古发现了咖啡杯、餐盘,考古队副领队冯雷认为,这些是军官和一些高等士兵平时用的,他们当时都在外国培训,养成了国外喝咖啡的习惯。

大黄鱼不会走远的

2018年9月17日,又一个甲午战争纪念日,水下考古队举行了一次海祭。

张瑞那天很有感触,他想着124年前的同一天,“经远”舰沉没,地点就在他的正下方,舰上有几百号官兵。

在船上待久了,他能体会遇到大风大浪时的害怕,“会晕船呕吐,担心船会不会沉了,想船要是沉了怎么逃生?”转念一想,“当年打仗时,船都要沉了,他们还在那儿拼命打呢,不想自己的死活,那是什么样的一群人?”

张瑞看过战舰的照片、船员的合影、管带的大头照片,当他下水触摸舰体,感觉历史照片和现实不断切换。

调查过程中打捞出来三个水烟袋,张瑞觉得:“就类似于现在我们抽烟的,一人拿一盒烟。”有一个长方的小砚台,“虽然是破损的,但是你能感受到他们原来研磨、写字。”还有算盘珠,“可能要算账,给大家发军饷什么的。”

这些物件多在舰艏被发现,那是下级士兵的生活舱室,多为私人使用物品。艉部的生活舱甲板(军官住舱)还被埋在泥下1.5米深。

考古队还发现了舷窗。那是一个外框铜质的圆形舷窗,铆钉固定于外壳列板上,内径24厘米,镶入的玻璃保持完好。位于艉部的军官住舱,透过玻璃可以确认舱内淤满细泥。

魏超告诉记者,“沉之前舱里面是什么样,现在应该还是什么样。”从平面图可以看出来里面的一些洗手间、衣橱,现在都被淤泥封住了。

这次调查提取出水大量遗物,择选出的标本有500多件,包括铁、木、铜、铅、玻璃、陶瓷、皮革等材质。

其中,铁质品以底舱的梁架、肋骨、舷板为多见,木质品有甲板、舱室壁板、格扇门等,铜质品有炮弹、管材、舷窗等。个别文物标本还刻有德文铭牌。

9月25日,“经远”舰水下考古调查工作告一段落。考古队对“经远”舰铭牌进行了保护处理,对揭露的舰体部位进行回填,恢复到原址状态。最后采用牺牲阳极的办法,沿铁甲堡周边焊接锌块,延缓海水对铁舰的腐蚀。

2016年,“致远”舰水下考古调查结束后,考古队也在“致远”舰体加贴了锌块。

这次调查过程中,考古队抽出时间,9月6日专门去了“致远”舰沉没地,下水查看“致远”舰锌块消耗情况。

下水前,他们用香火、烧纸和鞭炮祭奠了将士们。

下水后,张瑞看到“致远”舰的穹甲时,觉得像见到老熟人一样高兴。他迫不及待地趴下身,向穹甲下的洞里看去,他知道里面住着一条大黄鱼。

两年前,考古队在水下调查“致远”舰时,张瑞每次经过都要趴下来看看它,它有时在家,有时出门。

在的时候,张瑞和它对视一会儿,说说话,“你就好好住在这里吧,我们走后你就好好在这看家,看着这艘战舰和他的将士们。”

那天大黄鱼不在,张瑞觉得它应该出去找吃的了,大黄鱼不会走远的。

[附录]“经远”舰驾驶二副陈京莹甲午战前致父亲的家书

陈京莹,字则友,福建闽县人。光绪七年考入天津水师学堂,十三年,随林永升赴德接带“经远”舰,二十年,升任都司。不久,甲午中日战争爆发。这封家书写于黄海海战前,也是陈京莹的绝笔家书,全文如下。

父亲大人福安:

敬禀者,兹接中堂来电,召全军明日下午一点赴高,未知何故。然总存一死而已。儿幼蒙朝庭(廷)造就,授以守备,今年大阅,又保补用都司,并赏戴花翎,沐国恩不可谓之不厚矣!兹际国家有事,理应尽忠,此固人臣之本分也,况大丈夫得死战场幸事而。父亲大人年将古希(稀),若遭此事,格外悲伤,儿固知之详矣。但尽忠不能尽孝,忠虽以移孝作忠为辞,而儿不孝之罪,总难逃于天壤矣!然秀官年虽尚少,久莫能待,而诸弟及泉官年将弱冠,可以立业,以供寂(菽)水也。伏望勿以儿为念。且家中上和下睦为贵,则免儿忧愁于地下矣!若叨鸿福,可以得胜,且可侥幸,自当再报喜信。幸此幸此!

儿京莹又禀。

书信内容来源:王记华,“北洋水师‘经远’舰驾驶二副陈京莹及其甲午遗书所见”。辑于《甲午纵横》,北京,华文出版社,2006年版,第93—102页。

韩特使启程访美促美朝对话 金正恩或派金与正访美

原标题:韩特使启程访美促美朝对话,或派胞妹金与正访美

韩国总统府青瓦台相关人士8日表示,此前访朝的韩国总统特使团团长、青瓦台国家安全室室长郑义溶和国家情报院院长徐薰当天上午开启为期4天的访美行程,他们将向美方通报特使团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具体对话内容,并呼吁美方启动朝美对话。

韩联社8日报道,郑义溶当天上午在仁川机场接受采访时表示,此行的首要目的是促成朝美对话,这也是最迫在眉睫的事情。

对于媒体所谓金正恩表示愿为促成朝美对话而停运宁边核设施的说法,郑义溶予以否认,并表示还不是讨论具体筹码的时候。被问及替朝鲜向美方转达的是何种信息时,他缄口不答。

韩联社援引青瓦台相关人士的话报道称,与具体内容相比,更重要的是向美方转达金正恩的无核化诚意和决心。金正恩5日在会见韩国对朝特使团时表示,有意与美方开展无核化对话,并承诺对话期间将不进行核试或射弹。

这名青瓦台人士还表示,郑义溶和徐薰抵达美国后,将同美方举行三次会谈。

访美首日,将与美国中情局(CIA)局长麦克·蓬佩奥和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会晤。美国当时时间8日将同负责朝鲜事务的政府部门三名部长举行会晤,之后访问白宫传达朝鲜的信息,呼吁美方与朝对话。

当地时间9日很可能与和副总统迈克·彭斯会晤,具体日程双方尚在协商当中。至于特朗普总统是否会见郑义溶、徐薰二人,目前尚未确定。

此前有韩国媒体报道称,韩方此行向美方传达的信息可能是朝鲜停止开发洲际弹道导弹(ICBM)或停运宁边核设施,还可能提到3名被朝扣留美国人的释放问题。对此,青瓦台表示这只是猜想。

上述青瓦台人士透露,考虑到郑义溶访朝后向总统文在寅汇报了访朝内容,因此目前韩国只有特使团5人和文在寅知晓朝鲜信息。另外,在与麦克马斯特通电话的过程中,郑义溶也只介绍了大致情况,并未向其告知朝鲜信息详情。

据《南华早报》3月8日报道,一名韩国外交消息人士透露,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可能派遣他的妹妹金与正访美,以开启华盛顿和平壤之间的直接对话,这或将是韩国特使郑义溶访美时将向美国国安顾问麦克马斯特传递的重要信息之一。

这位消息人士说,郑义溶将会传达朝鲜方面开启同美国双边对话的条件。“或许金正恩有意派遣他的妹妹前往华盛顿,她是朝鲜最强大的武器。”?

青瓦台相关负责人7日还向媒体表示,朝美有望在韩朝首脑会谈前开展对话。他称韩方认为当前启动朝美会谈的条件已经具备。此前美国方面坚持在启动朝美对话前朝方要对无核化表态的立场,而朝方对此作出了答复。

此外,韩联社8日报道还称,郑义溶和徐薰还将陆续访问中国、俄罗斯和日本介绍访朝结果,力争获得国际社会支持。

3月5日至6日,韩国特使团对朝鲜进行了为期两天的访问。韩国特使团3月6日宣布,朝韩已商定于4月底在板门店韩方一侧的“和平之家”举行韩朝首脑会晤。此外,韩国特使团首席特使郑义溶表示,朝方明确表达了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意愿,并有意与美国展开对话。对于朝鲜释出的积极信号,美国媒体既持谨慎怀疑论调,也不乏乐见其成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