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被截访者陈裕咸至死也不知情:10年前已被无罪撤案

被截访者陈裕咸至死也不知情:10年前已被无罪撤案

被截访者陈裕咸至死也不知情:10年前已被无罪撤案

原标题:被截访者陈裕咸至死也不知情:早在10年前他就已被警方无罪撤案

来源:上游新闻

12月21日,上游新闻记者(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获得的一份撤销案件决定书显示,2007年7月3日,江西上犹县公安局以“不认为是犯罪”撤销了陈裕咸售假种子案。这意味着,10年后,还在为自己被定有罪进行上访伸冤的陈裕咸,至死也不知道他早就是无罪之身了。

2017年6月3日,江西上犹的陈裕咸第一次到北京上访。次日,他被截访公司——北京神州畅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的12名截访成员拦截后殴打致死。今年9月5日开始,上游新闻刊发了《上访者陈欲咸之死 揭开“截访公司”非法业务内幕》、《上访者被打死家属索赔497万 县政府称无责但可适当补偿》、《非法截访公司老板牛力与上饶信访干部往事调查》系列报道,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12月21日下午,陈裕咸之子陈维树来到父亲生前居住的卧室内,烧掉了撤销决定书副本的复印件,他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父亲:你早在2007年7月3日就已无罪。

上公刑撤字(2007)053号撤销案件决定书载明,陈裕咸情节显着轻微,不认为是犯罪,决定撤销陈裕咸销售伪劣种子案。

陈裕咸生前坚持认为,种子来源都有记录,减产是因种子变异,这是推广中遇到的正常问题,而且种源提供单位都有书面承诺,出现减产他们都会赔偿,遂在取保候审满一年后,即2007年10月初开始上访。

“2017年6月3日去北京上访,在上犹县信访局、赣州市相关部门反映过多次,信访批件也有厚厚一沓,没一个人告诉我父亲和我们家人,我父亲早已是无罪之人。是知道不告诉,还是不知道不告诉?这又是为什么?早告诉我们,我父亲怎么会去上访。”陈维树说。

“这份撤销决定书也是我们家属在无意中发现的,左下角的原案件犯罪嫌疑人或其家属签名一栏为空白,说明了公安机关根本没把这个决定书送达给我们。”陈维树说。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介绍,2012年版本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明确:撤销案件决定书必须在三日之内告知给案件嫌疑人。

上犹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在陈裕咸被殴打致死后的2017年9月12日所做的《关于陈裕咸、方宗妹生产销售伪劣种子案情况汇报》的简要案情显示,2006年9月17日,上犹县工商局将“陈裕咸、方宗妹生产、销售伪劣种子案”移送我局,我局于2006年9月22日立案侦查。经调查,2005年犯罪嫌疑人陈裕咸从安徽某种子公司购进两公斤“超级稻”水稻种子后试种在自己的稻田里,然后伙同方宗妹将收割的稻从稍加处理进行包装,于2006年3月至5月期间将包装后的稻谷以种子的名义销往上犹县营前、寺下、双溪、社溪、油石等地农户100余户,销售种子300多斤,造成农户直接经济损失4万余元。

《汇报》称,2007年7月3日,因犯罪嫌疑人陈裕咸在取保候审期间未经执行机关批准擅自离开所居住的县、市,经局案审会讨论决定,我局依法没收陈裕咸缴纳的保证金1万元,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规定,因陈裕咸、方宗妹的情节显着轻微,并能积极赔偿受害群众损失4万余元,不认为是犯罪撤销该案。

基于上犹公安局已作出了撤销案件决定书,陈维树打算向上犹公安局提出国家赔偿,“2006年9月25日,我父亲被上犹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羁押在上犹县看守所。2006年9月30日缴纳了1万元保证金后被取保候审,关了5天。”

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点击进入专题:

莫迪App被指向美国泄露用户数据 下载量不降反升

原标题:莫迪App被指“向美国泄露用户数据”,下载量不降反升

[文/观察者网 徐乾昂]上周,“用户数据泄露门”让脸书(Facebook)度过“至暗时刻”。实际上,同样的事情却同时悄然降临印度——该国总理莫迪的官方应用“Narendra Modi App”被爆“向美国公司泄露用户数据”。

不同的是,在脸书疯狂道歉时,莫迪App的下载率只增不减。面对印度反对党国民大会党的指责,莫迪所在的人民党与其展开“以牙还牙”的成功反击战。在“数据泄露”被党派化的争论掩盖之际,莫迪App早在事发第一时间,就暗中修补了软件的保密协议。

莫迪 图自印度快报

据路透社25日消息,莫迪App“数据泄露”一事最早由一位化名为阿尔德森(Elliot Alderson)的“法国网络黑客”爆料。自23日起,阿尔德森就在推特上接连发言,称发现“下载莫迪App的用户,其设备信息、通讯商、邮件、照片、名字等个人信息,会被转到一个第三方域名。”

经他调查,该第三方域名属于一家名为CleverTap的美国公司。

类似的桥段在上周的硅谷上演。同样被指“向第三方泄露数据”的脸书严重失职,其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不得不出面谢罪,并将“道歉书”张贴至九大报刊。

而印度这事却与该国首脑有直接关系。更有甚者,在谷歌软件商店的简介上,莫迪App号称“印度总理的官方应用程序”,但实际上,App网站的域名(。in),并不归印度政府(nic.in或者gov.in)所有,而是属于一个架设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的服务器。

作为莫迪个人官方应用,莫迪App最早于2015年6月上线,其应用属性定位于新闻类,向用户发布莫迪政府相关政策信息。除此以外,幸运的用户有可能直接收到来自莫迪本人发送的回复邮件或信息。

据《金融时报》称,用户在使用莫迪App前,必须提交电子邮件、电话号码、职业等个人信息注册。

事件曝光后,印度主要反对党国民大会党窜在“声讨莫迪”队伍的最前端。该党上到党主席,下到社交媒体专员,可谓是“倾巢出动”,在社交媒体上呼吁大家“删莫迪App”。

国民大会党主席拉胡尔·甘地(Rahul Gandhi)在更是在推特上疯狂嘲讽:“大家好!我是印度总理莫迪,如果你们下载的我App,我就把你们的个人数据送给我美国的小伙伴们。”

印度人民党终于在25日回应。据《金融快报》消息,一位印度人民党官员称:“莫迪App不会无端在未经用户许可的情况下提取数据,它特殊之处在于,用户可以通过“访问者”身份登入,不存在数据盗取的情况。”而对CleverTap的回应,印度人民党称,这只是将数据提交给美国数据分析公司,对用户的“特定习惯”进行分析,从而达到“最佳用户体验”。

反驳完毕,印度人民党玩起“以牙还牙”。原因是在刚刚过去的“剑桥分析”风波中,当事公司“干预选民”的案例多达200多起,在其客户名单中,似乎就有印度国民大会党。对此,印度人民党说道:“拉胡尔·甘地根本就是对科技一无所知。他只知道吓唬人,自己的App却不停地在盗取他人数据。”

一位人民党科技领域的高官更是模仿拉胡尔·甘地此前的语调,戏谑国民大会党的App漏洞派出。

消息一出,这让印度国民大会党此前“删App”的呼吁起了反作用——莫迪App的下载量只增不减。

这背后不乏有一些国民大会党的反对者,他们纷纷表示“要不是你们提起,我都不知道有莫迪App,我现在就去下!”

近几年印度的网络安全是个问题。年前,备受印度人民瞩目的印度国家身份识别系统Aadhaar(生物识别数据库),在11月被爆有超 210 个政府网站,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出现了暴露印度公民身份信息的问题。

更早些时候,在2016年,刚上线不久的莫迪App就遭到一位22岁“黑客小伙”的入侵,700万印度人的个人信息暴露无遗。

而这次莫迪App遭“法国黑客”的曝光,虽在社交媒体上被“党派化的争论”掩盖,但似乎确有此事。在23日,有关“数据泄露”一事公开后不久,莫迪app在用户保密协议上做出了修补:将“信息或将提供给第三方”一条删除,改为“无论如何都不会交给第三方”。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